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首页 关于我们 脊椎医学 中医疼痛 疑难杂症 调理项目 相关图库 市场前景 技术培训 养生加盟
   栏目导航

脊椎医学:
技术培训
健康课堂
群罐排毒
中药铺灸
脊椎刮痧
脊柱梳理
调理项目:
脊椎调理
脏腑调理
经络调理
中医精粹
患者反馈
保健养生
美容减肥

您现在的位置: 中医脊椎健康网 > 疑难杂症 > 传统中医对疼痛的认识


传统中医对疼痛的认识

中医学对痛证的认识和诊疗,源远流长。对疼痛早有认识,疼痛理论可以说是中医学最早形成的临床理论之一,是中医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《黄帝内经》对痛证的论述较为精详,尤其《素问·举痛论》中,内容涉及痛证的病因、病机、病位、证侯、预后等各个方面。

《素问·举痛论》是论痛专篇,对“五脏卒痛”论之较详。认为寒邪是导致疼痛的主要病因,以“血少”、“气不通”和脉络“缩踡”、“绌急”为病机特点。原文曰:“寒气客于脉外则脉寒,脉寒则缩踡,缩踡则绌急,绌急则外引小络,故卒然而痛。”“寒气入经而稽迟,泣而不行,客于脉外则血少,客于脉中则气不通,故卒然而痛。”从中可见《内经》对疼痛病因的认识偏重于寒邪,在其中列举的十三条疼痛中,有十二条是由寒邪所致,只有一条为热邪引起。

对于卒痛的病位,《素问·举痛论》论述较为广泛,邪之所客,即痛之所在。《内经》对疼痛病因的认识的另一个特点是外邪所致,在其十三条列举中,全部用“客”字,其意思是指邪从外来,客于体内,即“邪之所客痛之所在也。”主要包括五脏(卒然痛死不知人,气复反则生)、肠胃(痛而呕)、小肠(后泄腹痛)、肠胃之间(痛,按之痛止)、小肠膜原(痛宿昔而成积)、阴股(腹痛引阴股)、脉外(卒痛)、脉中(痛不可按)、冲脉(喘动应手)、夹脊之脉(痛,按之不及)、背俞之脉(心背相引而痛,按之痛止)、厥阴之脉(胁肋与少腹相引而痛)等。

《内经》中分析各种疼痛的发病机理时,运用了“血泣”、“脉满”、“气血乱”、“血不得散”、“脉不通”等语句,尤其“血泣”出现较多,这些均说明各种疼痛的病理变化的实质是“气血运行障碍”,即“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”。

对于疼痛证候的认识散见于《灵枢》的《厥病》、《经脉》、《五邪》、《杂病》和《素问》的《刺腰痛论》、《刺热》、《脏气法时论》、《阴阳别论》等篇。大致可分为头痛,咽痛、齿痛、目痛、肩背痛、心痛、真心痛、胸痛、腹痛、腰痛、疝气痛等类。

《素问·痹论》中和《灵枢、周痹》中,对以肢节疼痛为特征作了较深入的探究。在病因方面,《素问·痹论》曰“风寒湿三气杂至,合而为痹也。”又云:“所谓痹者,各以其时重感于寒湿之气也。”在证候分类上,《素问·举痛论》按病因分为“行、痛、著”痹,即“其风气胜者为行痹,寒气胜者为痛痹,湿气胜者为著痹也”;《素问·痹论》依病位之别而分为五脏痹、五体痹。“凡痹之客于五脏者,肺痹者,烦满喘而呕;心痹者,脉不通,烦则心下鼓……”;扼要描述了五脏痹的症状;五体痹为“以春遇此者为筋痹,以夏遇此者为脉痹,以至阴遇此者为肌痹,以秋遇此者为皮痹,以冬遇此者为骨痹。”

东汉张仲景〈伤寒杂病论〉对多种痛证的辨证论治较为详细,形成了理法方药兼备的证治体系,对后世辨证治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《金匮要略》论痹,其学术思想仍沿用了《内经》的理论。其把痹证的项、腰、脊、臂、脚掣痛等归于“阳病十八”的范畴,并按风寒湿的偏盛分列各篇,而突出辨证论治。

《肘后备急方》重急救,疗法多样。该书各卷所列诸方和疗法,以卒病急症的救治方法为主。除内服药物外,还采用针灸、推拿、蜡疗,冷敷、热敷、热汤外渍及舌下含药等多种疗法综合治疗。

《诸病源候论》以病统候,述“候”广泛而祥细。此书中所载67种疾病1720个证候中,广泛介绍了痛证的病因病机和主要脉证。至今仍有效的指导着临床实践。

唐代《备急千金要方》系统总结了唐以前的医学成就,所述病证大多突出脏腑辨证,尤其内科诸病则以脏腑名篇,进而类分方证,大多涉及有关痛证的诊治。自晋至唐对痛证的认识和治疗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,其理、法、方、药较秦汉更加完备和严谨。

宋代《太平圣惠方》、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、《圣济总录》三部著名大型方书,汇集方剂颇为丰富,收载病种及证候繁多,在理、法、方、药统一上也作出了巨大贡献,从而使痛证的治疗学内容更趋丰富。此三部官修医书对宋代医学影响极大。

宋代《济生方》、《普济本事方》、《仁斋直指方》、《史载之方》、《三因极病证方论》等书,在理论上也有很大的发挥。

金代·刘完素阐发火热病机多有建树,然而辩识痛证又不拘于热而别有新见。张从正《儒门事亲》中为主攻邪治痛则独树一帜。汗、吐、下是其祛邪治痛的主要方法。李杲《脾胃论》中创“内伤脾胃,百病由生”之说,对内伤痛证从脾胃论治探究。在《脾胃论》中,有不少痛证皆与脾胃有关,用补中益气汤就治疗多种痛证,如头痛、身痛、胁痛、腹痛等。《兰室秘藏·胃脘痛门》中遣药皆以顾护中气为宗旨,有别于一般胃痛用药。

元·朱丹溪《丹溪心法》中对大头肿痛、头目痛、脑痛、眉骨痛、心腹痛、腰痛、腰胯肿痛、肩背痛、腰髀痛、胁痛、身体疼痛等的认识和诊治论述较精祥,开创了先诊脉,次论因,再辨证,然后施治的诊治规范。其认识和诊治痛证特别重视痰气为患。

明·张景岳《景岳金书》述痛内容丰富,涉及理论、诊断治则、药物与方剂等方面。虞抟《医学正传》述痛,祥证治,略说理,理法方药一线贯穿。李中梓《医宗必读》中关于痛证辨证精祥,实补前人之未备。

清·刘恒端《经历杂论·诸痛论》对痛证分类更为丰富,其中以调补气血治痛有独到之处。林珮琴《类证治载》广集临床各科诸痛,理法方药及医案通融一体,证候及方药尤祥。其精辟之论,对临床颇多启发。吴澄《不居集·诸痛》不拘于“不通则痛”之说,对因虚致痛作了深入的阐述,如“虚劳之人,精不化气,气不化精,先天之真元不足周身之道路不通,阻碍气血不能营养经络而为痛也。是故水不养木而胁痛,精血衰少而腰痛,真阴竭绝而骨痛,机关不利而颈痛,骨髓空虚而脊背痛,三阴亏损而腿膝痛,此皆非外邪有余,实由肝肾不足所致也。”王清任《医林改错》中主张“治疗之要决,在明白气血,无论外感内伤,所伤者无非气血。”由此提出补气活血,逐淤活血,创立和修改古方33个,对化瘀治痛作出了贡献。

    近年来,有关痛证的文献逐渐增多,《针灸治痛》、《痛证论》、《痛证鉴别诊断》、《中医痛证诊疗大全》等专著外,散见于临床各种著作,期刊中的痛证内容更多见,展示了痛证研究的广阔前景。随着研究的深入,必将促进其理论、临床水平的不断提高,并将最终建立起完整的中医痛证学理论体系。


本网站所有文字及图片除注明外均为百川健康网所有,未经书面同意,严禁使用,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!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12015139号-1 |管理